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十景缎 第二十三章 更多>>
 

    十景缎 第二十三章

    时间:2018-02-09 华瑄脸蛋红艳得如要烧了起来,羞着叫道:「文师兄,我在摇头嘛,你怎么……你怎么可以翻开来啊!」文渊不禁失笑,道:「你在被子 下面摇头,我就有天大本事,又怎么看来?」华瑄一怔,娇怯怯地道:「你该再问几次嘛。」
      文渊一笑,也解下自己衣服,轻轻握住华瑄手腕,笑道:「别遮着,给师兄看看?」华瑄羞着不肯移开。文渊吻了几下,华瑄心中意乱情 迷,再也使不上力抗拒,嘤咛一声,任他把手臂、双腿都展了开来,只羞得双颊滚烫。
      文渊一看,不禁心魂不定,映入眼帘的是一对粉淡淡的酥胸,当真比豆腐还要细嫩,雪肤凝脂,吹弹得破,似乎那几缕乌云柔丝散在其上 ,肌肤也要微微弹陷,几乎要被发端刺伤一般。两条白腻晶润的大腿之间,仅有极稀少的遮蔽,隐藏着绛色的娇艳纹理,好似一块水晶平滑地稍稍裂开,散发诱人的浅桃红色泽,尚有一泓泉水慢慢涌出。
      「文师兄……」华瑄以极其哀怨的眼光看着文渊,美丽的身子轻轻颤抖。她仅是十五岁的少女,身材虽未长成,不及小慕容的婀娜多姿, 但肌肤之美,却远有过之,粉雕玉琢,白璧无瑕。
      文渊定了定神,低声轻唤:「师妹!」华瑄早已羞得耳朵红到根上,眼眶里闪动着娇怯的心情,以及些许害怕。文渊尽力平复呼吸,以微 笑安抚华瑄,坐在华瑄身边,手掌轻巧地拂动她雪白平坦的小腹。
      「嗯……噢啊……」心慌意乱的华瑄扭着纤腰,逃避着文渊的爱抚,但是心中的情意却慢慢压抑了身体的反应,渐渐不再摆动,柔驯地承 受文渊带给她的温情,轻轻咬着下唇,无奈而羞涩地娇吟着。
      手掌逐渐从腹部上移,划着乳边的圆弧。「啊嗯!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」一种难以形容的刺激传遍了华瑄每一寸肌肤,华瑄禁不起心中的 快适,放声娇鸣。
      文渊感受着华瑄精緻滑嫩的玉脯雪肤,手指向峰顶推去,还不敢用力,那娇美的嫩肌竟也压得略见凹陷,好似两个薄膜水袋,柔不可触, 偏又是生得诱人,拟似蜜桃的水灵新鲜。两粒可爱的朱红色,在文渊这么一碰之下,随着波动微微晃蕩,似在眩惑人心。
      如斯柔嫩的的胴体,文渊直是捨不得再多施加一点力道,只若有若无地拂扫,却把华瑄挑逗得心痒难搔,喘息不止,面赛桃花,床单都被 十指弄得乱了。「文……文师兄……唔……嗯……?啊……哇啊!」正如飘在云端的华瑄,陡然又受到一个极大的震撼,一时忘了羞意,喊出 高亢的鸣叫。
      却是文渊的下身抵着华瑄的密处,稍一摩擦,华瑄灵魂直被抛上云霄,螓首急向后仰,俏丽的脸上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态。
      文渊只稍一触碰,不料华瑄这般禁不住,立时娇啼大作,若有所失,心中也是管控不住,低声道:「师妹……你……你要小心啦!」华瑄 满脸羞红,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文渊,隐约似有怯色,随即闭上眼睛,带点羞涩地颤声低鸣:「你来啊,我……我才……我才不会怕呢!」
      这张娇滴滴的脸蛋搭配上不顾一切的神情,加上一句逞强话,激得文渊心中狂跳,索性一把抱住华瑄,两人四肢相缠,火热地翻腾起来。
      一对情到浓处的爱侣,这时正是不可开交,一片蜜意。别说文渊顾不得轻手轻脚,华瑄也放开了害羞,紧搂着文渊的背脊,上下抚弄,将 一身温香软玉尽数奉献,忘情地回吻着文渊,令人心动的酥胸紧贴着他的胸膛,沉醉其中。
      文渊抱着华瑄坐起,激烈的动作慢慢缓下来,两人的下体互相交接了。
      华瑄忽觉下身一痛,吐了口轻气,低声喘叫道:「文师兄,我……啊……」
      文渊轻声道:「师妹,太痛的话,一定要说啊。」华瑄点点头,低声道:「我知道……」
      文渊慢慢深入已经湿淋淋的私处,温暖的嫩肉团团裹着,只比小慕容要稍易一些。华瑄感受着苦楚和兴奋,心中迴荡着对文渊的爱意,将 脸往文渊的怀中挨去,紧闭双目,忍受着双腿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力量,以极为惑人的呻吟发洩着。
      「嗯……嗯嗯……文师兄……文师……兄……啊……!」华瑄忘我地呼喊喘叫,在一个高亢的哀鸣声之后降低了。「师妹……」文渊的额 头滴下几滴汗水,和华瑄的一身淋漓香汗相融。
      「啊啊……呼啊……」华瑄知道,这位她深深爱慕的师兄,已经和她成为一体,作了最亲密的结合。灵动的眼睛凝望文渊的脸,取代痛楚 的是害羞和喜乐,文渊回应的眼神,一样充满了款款深情。
      文渊感受着华瑄娇躯内的湿暖柔嫩,凝视华瑄微带昏眩的俏丽脸庞,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触。他看着华瑄从小女孩成长到现在的少女, 以前是师妹,现在已变成自己的爱侣。在腰部挺进之下,华瑄开始承受文渊的冲刺。
      「唔啊!啊、啊……」华瑄搂紧文渊的后颈,藉以挂住向后倾仰的身子,失神狂乱的呻吟回应着每一次深入。文渊环抱华瑄纤腰,结结实 实地冲击这撩人的玉体,低声道:「师妹……」
      华瑄一次又一次地受到超乎想像的快意贯穿全身,痛楚渐次减少,只觉浑身酥麻,身不由主地摆动着腰枝,柔软的乳房剧烈甩动,秀髮散 逸,樱唇绽开,吐着销魂的喘声及吟叫。
      「啊……文师兄……啊、啊、嗯啊!」华瑄抑止不了文渊体内狂袭而来的力劲,鲜丽的肌肤泛出细细的汗珠,双手忽然攀不住文渊的颈部 ,向后仰倒在床铺上。在这一瞬间,华瑄还以为被冲击得折腰了。
      文渊顺势向前倾跪,托高华瑄的后腰,让她上身躺在床上,下半身抬起,持续着强盛的攻势。华瑄自然而然地以双脚盘在文渊腰间,勉力 收首望向文渊,却正好能见到上方两人激烈的交合碰撞,柔弱的门户濡染成艳丽的桃色。
      「啊、啊……天啊……」炽烈的羞意和亢奋,简直快要把华瑄引逗得发狂了,十指将这一切向床单拚命发洩。阴阳一次互冲,便发出啪啪 声响,一片水溅了开来,还有几道细水缓缓流向她的小腹。
      「啊啊……师妹……」文渊前后抽送,看着娇美的师妹令人怜爱的神态,耳边听着近乎浪蕩的呻吟,便像无数狂潮接连打来,情绪高亢得无可複製,两只手从华瑄腰后放开,揉动那娇贵无比的双乳,享受着超凡的滑溜精细感触。
      华瑄身子骤失文渊支撑,在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下,立时像被怒涛翻覆的小舟一般,晶莹剔透的身体如浪起伏,扭动曲转。「啊……哇啊! 文师兄……噢……啊……嗯啊……」紧跟在后的,是胸前传来的阵阵快美,极敏感的乳端被文渊的手指极尽温柔地玩弄着,和汹涌的交合完全 在两个极端,这双重的快适将华瑄往巅峰急速推动,娇柔的呻吟声也跟着盘旋直上。
      「唔……我……我……不、不行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!」华瑄的小手试着招架文渊的搓揉,然而文渊却按住了她的手背,以她的纤纤柔荑 抚弄凝脂似的胸脯。
      「唔啊……」华瑄生涩地抵抗,一边带给自己至柔的舒畅,忽然着手湿润,原来股间的泉水在下高上低的姿势下,一路流到乳间来了。
      「荷啊……好……丢人……啊、啊、啊啊……」华瑄只能勉强挤出零散的字句,神智被巨浪般的快感迅速掩没。文渊喘了几口气,全身血 气贲涌,已达极点,大喊一声:「师妹!」
      「唔啊……啊啊啊啊!」华瑄放声哀鸣,一柱滚热的精元猛然贯入了她的体内,直要一举将她冲上了九重天外。文渊和华瑄四手互握,手指紧紧互相嵌住,同时升上了顶峰,浓烈的情爱缭绕在两人之间。直到文渊去势已尽,华瑄盈满了师兄的激情,云消雨歇,才一起软倒在凌乱 的床铺上,轻轻拥着,共享云雨后的温存。
      华瑄软软地依偎在文渊怀中,含羞带怯,低声叫道:「文师兄!」文渊向华瑄投以一笑。华瑄轻声道:「文师兄,你……你以后……真的 要疼我喔!」文渊摸摸她散乱的秀髮,微笑道:「师兄什么时候不疼你了?」华瑄脸现腼腆,娇笑道:「刚才啊!你……你……你好像发疯一 样,吓我一跳。」
      文渊脸上一红,甚为尴尬,只得笑道:「这我自己就不知道了,以后我斯文些。」华瑄羞红着脸,道:「也不用啦,文师兄……你……反 正我会习惯。」
      文渊突然搂过华瑄的腰,笑道:「好,那师兄就让你早一点习惯,好不好?」
      华瑄惊笑着挣扎,嗔道:「文师兄,你又欺负我!」
      枕畔一阵缠绵,两人穿戴好衣物,一看床上,被子皱乱得不成样子,床单倒有近半被扯了起来。文渊笑道:「师妹,你说这是谁弄的?」 华瑄双颊飞起红晕,轻轻在他胸膛一捶,不胜娇羞。
      两人这日之中形影不离,极尽亲热。到了傍晚,文渊想起昨日曾应允紫缘,今日会再到水燕楼。然而带着华瑄去是不妥,留华瑄一个人也 是不行,不由得好生踌躇。
      华瑄见他脸色若有所思,问道:「文师兄,你在想什么?」文渊照实说了,华瑄听着,颇有些不是味儿,低声道:「你都跟紫缘姐姐约好 啦,怎么可以不去?你就去啊,我在这里等就是了嘛。」稍一停歇,又急忙说道:「晚上可要回来啊。」
      文渊听她言语中仍有些醋味,不禁有些不好意思,给了她一个吻,轻声道:「师妹,你生气吗?」华瑄脸上一红,侧过头去,低声笑道: 「没有啦,你要去就快点!不然……不然我不让你走啦。」文渊一笑,背起文武七絃琴,这才往水燕楼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