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十景缎 第八十章 更多>>
 

    十景缎 第八十章

    时间:2018-06-12 以武功造诣来说,杨小鹃与邵飞、柯延泰相差不远,以二敌一,极是不利,向扬心下了然,一路追去,绝不放鬆。
      杨小鹃步履轻快,在人群中东奔西窜,邵飞和柯延泰一时也难以追及,向扬武功远胜,倒是游刃有余,只是不愿惹人注意,脚下时快时慢 .
      杨小鹃不知向扬来援,一心只想尽快摆脱邵柯两人,当下不停往小巷里跑。
      邵柯两人本以为她不过是平凡民女,哪知一番追逐,竟然无法赶上,这才知她身负武艺。追赶之间,只见杨小鹃翻过一座高墙,躲进一处 大宅院内。邵柯两人大喜过望,心里暗叫:「这小丫头可是自投罗网。」向扬却连声叫苦,心道:「唉,杨姑娘哪里不好躲,偏偏躲到这里来 ?」
      这座大宅,原来便是靖威王在京城的府第。杨小鹃哪里知道,翻墙而入,便是后院,一时也不知做何主意,一闪身,先藏身在树丛之中。邵飞和柯延泰随即跟到,四处拨打花木察探。向扬飞身而起,踏至墙头,又是一跃,藏匿墙边于一棵大树之上,只隐隐约约见到杨小鹃蹲在草 木丛中。
      却听柯延泰叫道:「众兄弟快来,后院有人潜入!」杨小鹃心头一惊,暗道:「怎么?难道这儿是他们的地方么?」暗暗窥伺一周,见这 庭院建构华美,屋舍也是富丽堂皇,不禁暗暗咋舌,心道:「十之八九,当真是王公贵族的地方,这可糟了。」正想趁两人不备时溜出后院, 大批王府卫士却已闻声涌至,四下搜寻。
      这么一来,杨小鹃顿时无路可走,只有尽力隐藏,屏息不发一声。忽听一个中年男声道:「吵吵嚷嚷,在干什么?」但听柯延泰答道:「 陆道爷,我们在追捕一个冒犯小王爷的小丫头,被她逃进了庭院里,正在搜索。」
      向扬一看,正是陆道人来到,事情更加不妙,暗道:「原来陆道人已经回来了,倘若救任师叔时,真与靖威王府动手,可多了一个棘手对 头。」杨小鹃却不知陆道人的功力深厚,也不甚在意。只听得陆道人哼了一声,道:「连个小丫头都捉不到?她是什么来历?」柯延泰道:「 小人不知,但是她出手甚快,轻功不弱,看来是习武多年。」
      陆道人默然不语,缓缓在庭中绕了一圈,走近杨小鹃藏匿的树丛之时,突然停步,道:「小姑娘,还不出来?」
      杨小鹃见他朝自己方向说话,吓了一跳,心道:「这道士难道发现我了?」
      但也不知他是否仅出言试探,当下一动也不敢动,自叶隙查看动静。陆道人右掌缓缓提起,沉声道:「不知好歹!」四字吐出,掌力倏然 下击,「刷」地一声,树丛乱叶飞舞,尘土四散,杨小鹃见机得快,一个翻身,避开掌力正击,一个纵身,往后飞奔。
      陆道人提气一跃,身法奇快,立时赶到杨小鹃后头,左手探出,直捉向她肩头。忽听嗤嗤声响,杨小鹃霍地回身,手中已握弹弓,两枚弹 子疾射陆道人面门。
      但见陆道人左臂一圈,袖风呼呼,两枚弹子一齐被捲入袖中,紧跟着右手递出,手法快捷如风,立时拿住杨小鹃左肩「缺盆穴」。杨小鹃 武功实是不及,无可反抗,动弹不得。
      陆道人低哼一声,道:「你这弹弓手法,是哪里学来的?」杨小鹃不肯透露来历,道:「自己练来玩的,不行么?」陆道人又道:「你是 哪一门哪一派的弟子?师承何人?」杨小鹃挣扎不脱,气鼓鼓地道: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什么小王爷,小王爷就可以随便欺侮姑娘家,动手 动脚么?」
      陆道人一听,已猜到了大概,不禁暗暗皱眉,向邵柯二人道:「小王爷有吩咐要捉住这女子么?」邵飞道:「是。」陆道人面露不悦神色 ,内劲发出,封住杨小鹃穴道,缓缓收手,道:「你们把她带下去。小王爷回来时,告诉我一声。」
      说毕,转身回往屋里。
      杨小鹃大急,叫道:「臭道士,你去哪里?快放了我!」邵飞冷笑道:「小丫头,别鬼叫了罢!小王爷下令拿你,可是你的福气,等小王 爷回来,有你快活的。」说着嘿嘿笑了几声,众侍卫便上前押着杨小鹃进屋。杨小鹃运气冲穴,但陆道人功力深沉,哪里能够奏效?
      向扬见杨小鹃被擒,却不能跟进去,心下暗道:「要不惊动他人而救出杨姑娘,可得花点功夫。」想着想着,心中已有计较,眼见众人各 自离开,后院无人,当即轻轻落下树来,从后院绕到一处房舍后。
      他悄悄走到一处窗旁,轻轻打开窗子,飞快起身,迅速之极地窜了进去。房中一个少女见有人闯入,先是吃了一惊,随即一怔,叫道:「 向大哥!」向扬低声道:「婉雁!」
      不用说,这便是赵婉雁的房间。赵婉雁见他回来,又惊又喜,投在他怀里,柔声道:「向大哥,我想死你了!」向扬笑道:「我才想你。 过得还好罢?」赵婉雁道:「没有你在,就不算好了。」脸上满是温柔欣喜的神色。
      小白虎正在床边趴着,见向扬回来,也往他怀中跳来,向扬轻轻接住,笑道:「来得好。」
      赵婉雁微笑道:「向大哥,你怎么不从门口进来?」向扬道:「我正有要事在身,必须避开王府中人。婉雁,现下有件事,得请你帮忙了 .」赵婉雁奇道:「什么事啊?」
      向扬道:「我有个朋友,跟你哥哥起了些冲突,刚刚被捉住了,不知带到了哪儿。我现在不能露面,得要你查问一下。」赵婉雁茫然不解 ,道:「是怎么回事?」向扬便把杨小鹃方纔所为简单说了。赵婉雁听了,不禁歎气,道:「哥哥就是这样,唉……向大哥,这……真是对不 起。」向扬微笑道:「又不是你的过错,何必道歉?」
      赵婉雁道:「哥哥当然是不会道歉的了,只有我说啦。向大哥,我怎么帮那位杨姑娘?」向扬说道:「只要问出杨姑娘在府中何处,我再 前去解救,那便成了。」
      赵婉雁稍加思索,道:「我知道了,向大哥,你在这里等我一下。」向扬点点头,道:「要小心,千万别透露我在这儿。」赵婉雁微笑道 :「好。
      来,先把宝宝给我。「向扬手一鬆,小白虎便跳到赵婉雁臂弯里,又回头看看向扬。赵婉雁摸摸它的头,朝向扬笑道:」宝宝也在想你呢 .「向扬微笑道:」先去找人吧,事情解决,我们再好好聚一下。「
      赵婉雁嫣然一笑,抱着小白虎出了房门,走过迴廊,见到邵飞和柯延泰正从前方走来,当即叫道:「柯先生,邵先生!」
      两人听得郡主呼唤,连忙快步上前,齐声道:「郡主有何吩咐?」赵婉雁道:「刚才后院是怎么回事?我听到有陌生姑娘的声音。」邵柯 二人侧头互望,邵飞首先笑道:「郡主,怕是您听错了吧?」
      赵婉雁蛾眉微蹙,道:「不会的,我有听到陆道长跟她说话了。」又道:「或是你们两位不在院子里罢?我去问问陆道长好了。」说着便 要离开。
      邵柯二人暗叫不妙,陆道人生性严峻,若知道自己对郡主所言不实,难免印象不佳。倘若陆道人说出杨小鹃之事,郡主娘娘乃是女子,一 不高兴,两人定要受苦,不由得犹豫不决。
      赵婉雁故意稍一停顿,道:「两位先生不必顾忌,是不是我哥哥在外面看上了哪家的姑娘,要两位带回来?否则何以我哥哥尚未回府,两 位便先回来了?」
      此言一出,两人慌忙跪下,柯延泰道:「郡主既然猜到,小人也不能隐瞒,小王爷确是吩咐我等带了个姑娘回来。」赵婉雁道:「嗯,她 现在在哪里?」柯延泰道:「正在小王爷的房间里,陆道爷封了她的穴道。」赵婉雁微微颔首,不再说话,往赵平波的房间走去。邵柯两人心里七上八下,不知郡主要做何处理,却也不敢贸然跟上。
      到了门前,赵婉雁轻轻开门,走进房去,但见一个少女坐在床边,全身上下一动不动,正是杨小鹃。她也不知赵婉雁是来帮她,只道她衣 着华美,看得出是王府中人,眼角一扫,露出充满敌意的目光,哼了一声。赵婉雁一怔,轻轻关好房门,小步上前。